当前位置: > 情感绿洲 > 情感生活 >

我的白血病女友,为何真爱也无法把你抚留……

发布: 2014-09-01  | 来源:现代健康网  |编辑:王扬  |查看:
本文相关:
收藏
白血病女友
他40岁出头,北方汉子,看起来真诚老实。他来这里,是希望通过媒体的力量,让远在云南昆明治病的女友了解自己的心意,不要再逃避他的爱。他的手机里存着女友的多幅照片,照片中的她漂亮时尚,皮肤水灵,眼睛明亮,谁想到命运会对她如此不公——患了白血病。为了不拖累他,女友选择了离开;为了这份爱,他选择了坚持。祝愿他们有幸福的一天。
遇到她是我的福气
我是一只折了翅膀的鹰,没有了她,我注定无法在爱情的天空飞翔——从今年3月4日起,我再也联系不到我的她了。
我的故事,我自己都觉得像个传奇。我是安徽蚌埠人,今年41岁,现在番禺上班。我和刘英是去年2月19日在QQ上认识的,是她先加的我,然后两人就聊了起来。她比我小11岁,是云南怒江白族人,在怒江做烧烤生意。而我多年来一直做服装生意,现在又做仓库管理,有一点管理经验,就为她出谋划策。慢慢地,我们在网上聊得越来越多,彼此也发了许多照片给对方。一个月后,她主动告诉我,她喜欢上了我,我却犹豫起来。
我来广州快20年了,中间也谈过一次恋爱,都谈婚论嫁了,后来因女友背叛我而分手。这些年来,我埋头工作,没遇到合适的对象,逐渐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。刘英父亲去世得早,我感觉自己对她像叔叔一样,从没想过迈出这一步。
再往下想,我们之间横亘着年龄差距、地域差距还有收入差距。她的家庭条件不错,她自己的烧烤店一天的营业额也能达到一万多元,而我这些年打工赡养在老家的父母,并没有攒下多少积蓄,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。于是我明确告诉她:“我配不上你。”她却说,她不管这些,她就喜欢我人好心好。就这样,我慢慢接受了她的感情,也喜欢上了她。像所有热恋的情人一样,我们每天都通电话,在QQ上聊天,有聊不完的话题。我和刘英心心相印,说话做事都很默契,对许多事物的看法有着惊人的相似。我们甚至商量好一起在大理或昆明开个服装店,解决以后两地分居的问题。
第一次见面,竟是在病房里
没想到,天有不测风云,去年5月她被检查患上了白血病。6月份,我决定去大理的医院看她,她不让我去,理由是,每次病人没事,亲人反倒哭起来,会影响病人心情。我放心不下她,还是请了一星期假去看她。
她好像有预感一般,我刚到大理机场,她就打电话问我到了哪里,我说我在机场,她听后就哭起来,说:“不让你来,你来干吗?你找个旅馆住下吧,我不会见你。”我到大理中医院找她,但由于她是用她三姐的身份证登记住院的,我没查到。我于是又打电话给她,她告诉我,她在广州的中医院。我赶紧飞回广州,下了飞机,还在机场,她又打来电话,说:“我没去广州,我想一个人结束生命,不想治疗了。”我告诉她,有病大家一起努力去治,我相信能治好。但她听不进去。
第二天我又坐火车到了大理。我告诉她:“你要是不爱我了,说一声,我立即就走。但是,你要是还爱着我,却不肯见我的话,我就不回去了。”就这样过了两天,我身上带的钱少,她还特意打了两千元给我,但就是不肯见我,我也坚决不回去。我希望借这个机会也见见她的亲人,把两人的关系确立下来。可是,她说:“你见我干吗?如果我走了,你心里会是什么感受?”
说实话,这样的女孩,在当今社会,实在太少太少了。她的思想比同龄人成熟,做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,是个一诺千金的人,而且,外表和心灵一样美。
后来,她终于被我说动,让我在医院陪了她三天,这是我们俩第一次见面。她当时的治疗方案是先吃药控制病情,以后再找骨髓配型,动手术。她告诉我,等自己好一些,就来广州看我。我回到广州后,我们仍旧天天通电话,我每个月的话费都在八九百元左右,她也差不多每月四五百元。
她说:“你陪我的时间够长了,可以自由了”
去年11月,我妈妈病重,刘英知道后立即说:“我要见妈妈最后一面,要是不见上一面,我会遗憾的。”她查到下午两点有班机飞往合肥,就骑着摩托车去县城买机票。那天下大雨,她不小心摔倒在马路上,摔伤了手指,来不了了。
一周之后,我妈妈去世。我们老家的风俗是要么在100天内结婚,要么三年后结婚。我和刘英决定早点结婚,她还说想为我生两个小孩。于是,我提前回家装修房子筹备婚礼
到了去年12月,我二侄子结婚,刘英买了机票,准备在他结婚前一天飞过来。她来的当天,我特意赶到合肥去接她。但她突然打电话说,肚子疼得不行,没法上飞机,只能把票退了。但是20多分钟后,她又说没事了,于是买了下午四点的机票。我就留在机场等她,可是等到晚上7点多还是没等到,打电话也不通。我本来满心喜悦地抱着一束花等她,后来气得把花都踩烂了。当天晚上,终于打通了电话,她跟我解释,说她晕倒在昆明机场,是两个陌生人把她送到医院的。发生这么离奇的事情,你信不信呢?她说:“别说你难以相信,我都不相信我自己。”但我觉得她没有骗我。
我们之后又商定,等她身体好些,就到安徽过春节,顺便把婚事办了。年廿六,她还发来多张照片,显示她在昆明采购到北方过冬的衣服。结果,第二天,她就昏迷不醒,在医院住了十几天。这次,她没有把真相告诉我。我在老家等了十几天,打电话也不通,心里很着急。
十几天后,我终于打通了刘英的电话。我问她为何不给我任何消息,她没有正面回答。但有一次,她跟我讲:“你陪我的时间够长了,可以自由了,去找别的女孩了。”我听了非常心痛。还有一次,她告诉我:“总有一天,你会失去我的消息。再要等到我的消息,要么是我死了,要么是我治好病之后。”我并没有把这话当真,每天照常通电话。但是,今年3月4日,她的手机突然停机,我再也找不到她了!我天天在QQ上留言,也是一点回应都没有。
我的好姑娘,你在哪里?
我之前感情遭受了一点挫折,这些年来并不奢求寻到一份真爱。遇到她之后,我眼前一亮。我们两个情投意合,思想、节奏经常是一致的。经常,她想说的话我先说了。有时,打电话互相都打不通,原来是同时拨了对方的号码。我觉得,在我俩的交往中,她爱我,比我爱她更多,她给予我的,也比我给她的多。我是她的初恋,我感觉到她是用生命来爱我。她甚至连婚前男女所忌讳的金钱往来,都毫不在意。
我们筹备婚礼期间,她曾打电话问金价,然后告诉我,云南那边可以买到便宜的金器,说这事就交给她操办。我要她别买,因为现在只有男方给女方买金器,哪有女方给男方买的?但她说:“谁买不是一样?”
今年春节过后,我爸爸被查出有胃病,而且有胃癌的迹象。因为年前我装修房子花了些钱,手头比较拮据。正当我在为父亲的检查和治疗费用发愁时,刘英打来电话问:“爸爸身体怎么样了?”一个未过门甚至从未见过我父母的人,直接称呼我的父母为“爸爸妈妈”,我很感动。 
她问我缺不缺钱,我就跟她说:“现在手头的确有点紧,你打一万块钱过来吧。”没想到,她往我的卡上打了两万元,怕我为难,又解释说:“我不是说好要过来的吗?过来不是需要置办东西的吗?爸爸生着病,你就不要推辞了。”后来,我爸爸做了检查,发现不是胃癌,我就把两万元打回她的卡上。
你说,现在哪还有女孩愿意给男方花钱,尤其还在自己生着病的情况下?这样的好女孩,我就是烧香都烧不来。她现在生了病,还处处为我着想。
虽然找不到她,但是我感觉两人的心是相通的。我在想她,我在哭,她也在想我,她也在哭。有时,我会安慰自己:现在没有消息,说明是好消息,假如她真的不在了,她的家人肯定会告诉我。刘英的三姐曾经告诉我,刘英担心我要是看着她去的话,会两三年都缓不过神来,所以她不想连累我。但是,我对治好她的病是有信心的,我经常跟她讲不要有乱七八糟的想法,我不会因为她有病而嫌弃她,可她就是不听。
我现在天天做梦,梦到我们之间的事。我知道,她的日子一定也不好过。我现在已经托了朋友在昆明的医院打听,下个月,我准备亲自去云南找她。我立世的原则就是做事先做人。我2月份才来到现在这家公司,而且是朋友介绍来的,老板要我帮他建一个仓库,受人之托,我不能随便撂下挑子不管,所以现在走不开。
我一定会找到她,保护好她,可是,我的女孩,你到底在哪里呢?你听到我的召唤了吗?
回到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