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情感绿洲 > 情感生活 >

我竟然怀疑妻子怀的是别人的孩子

发布: 2014-06-04  | 来源:www.xdjk.net  |编辑:王扬  |查看:
收藏
曾有情感专家说过,治愈失恋之痛的最好方式就是开启下一段恋情。那时的我,从没想到我会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孩动心。
我始终忘不了三年前的今天,那天与我长达恋爱三年之久的女友王小琪跟我最好的哥们在一起了。同时遭遇友情与爱情的双重背叛,我沉浸失恋的打击中不能自拔,每一天都是在酒吧里醉生梦死般度过。两个多月后,在母亲婆娑的泪眼中我突然醒悟了:不能再这样混沌下去了,我要开始新的生活。于是,在父母满怀欣喜与期盼的目光中,我麻木地接受着她们安排的一场又一场的相亲。
见到张瑜时,是我失恋整整第五十天。她没有前女友漂亮,身材也没有前女友性感。但我能感觉得到她是个特别善解人意的女孩,跟她交谈起来很舒服,相亲的时间也过得很快。短短两个小时,似乎一眨眼的时间就到了。我想就是她吧!如果非要找个人谈恋爱、结婚、生子的话,我希望能选择她这样一位相处起来特别愉快的女孩。这种感觉,就像溺水的人想要拼命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,我相信这个娴雅文静的女孩,能带给我迫切需要的新鲜氧气。
一开始,我还存着应付的心思,可处着处着,我竟然对张瑜动了情。更夸张的是,我第一次有了闪婚的冲动。
我们交往了不到半年,我就向她求婚了。她很开心地答应了。婚礼当天,我家的多数宾客还一头雾水。毕竟我和前女友都要谈婚论嫁了,此刻新娘竟换了个人!好在我的父母应对得当,婚礼得以顺利进行。
很快,母亲就下了命令,马上要孩子!可我才刚满25岁,妻子才23岁。我既要学做丈夫,马上又要学做爸爸,想到要承受双重压力,我就觉得头都大了。我和妻子私下协商,对父母的话“阳奉阴违”。
两周后,妻子突然告诉我,她有可能怀孕了。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对于这个意外之喜,却有些惊慌。那晚,妻子睡着后,我躺着床上翻来覆去,久久无法入眠。
我暗自思忖着:婚前我和妻子在一起的次数不多,这个时候她怀孕了,孩子是不是我的呢?我既有些不忿又有些自责,事情还未确定,我竟这样猜疑妻子。
我让自己冷静下来。第二天,我请假陪她去医院检查,结果显示:她真的怀孕了,时间是六周。我根据这个时间推算了下,这个孩子极有可能是我们第一次发生关系时怀上的。那次,张瑜不是吃了紧急避孕药吗?我越想头越痛。
我叮嘱妻子,这事先别跟父母说,等回家我们再商量。张瑜的态度有点动摇。她的犹豫完全来自我暂时不想要孩子的压力。看着她委屈的神情,我有点为难了。下午回家后,我对张瑜说出自己的想法:“再给我几天时间考虑,如果决定要这个孩子,我们就好好保住,如果决定不要,可能要委屈你了。你不用怕,我会陪你去医院,到时我还会请几天假在家照顾你。”
我们正商量着,卧房的门突然被推开,是母亲。她一脸怒气地指责我:“孩子都怀上了,你却不让老婆生下来,这样做太过分了!”我刚想开口解释,母亲已经走到张瑜身边把她扶起来:“走,到我的房间去,我告诉你一些孕妇要注意的事。”母亲搀着张瑜离开了。那晚的饭桌上,父母轮番批评我,好不容易吃完饭,我独自逃回房间,任由父母和张瑜在客厅高兴地讨论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、取什么名字等等。
突然,一件事浮上我的心头。妻子在遇见我之前,也刚刚结束和前男友胡斌的恋情,是她提出的分手。胡斌不能接受这个事实,曾一度纠缠她。即使我们已经开始谈,他还是不依不饶,甚至直接向我挑战过。她和前男友之间是否发生过什么难以启齿的事?当时,这个念头只是在我的脑海一闪而过。确定妻子怀孕后,昔日的闪念汹涌而至。我突然觉得头顶被一片乌云笼罩,压得我喘不过气。
父母的支持,给了张瑜莫大的鼓励,她已经不在乎我对生孩子这件事的想法,全身心沉浸在即将为人母的喜悦忙碌中。她的眼神,她和母亲一起挑选婴儿服装的热情……所有的迹象都在向我传达一个信息:她要把孩子生下来。我的态度和张瑜的热情形成巨大的反差。父母开始为张瑜鸣不平,说她身怀六甲本就劳累,我还对她漠不关心,我这个老公实在太不称职。她终于忍不住了,哭着问我,她到底犯了什么错,我为何不待见她和孩子?她问得这么直接,我只好把一直埋在心底的疑惑告诉她。妻子听后目瞪口呆。她没有一句解释,只说:清者自清。
2012年圣诞节那天,张瑜被送进了产房。等待孩子出生的那几个小时,看着双亲那殷殷期盼的神色,我突然觉得自己太狭隘了,竟然为了一个不知道真假的猜想毁掉将为人父的快乐。很快,医生出来道喜了:母子平安。我走到父母与岳父母身边向他们承诺:“以后我一定好好照顾她和孩子。”
妻子休产假的时间,我突击看了几本育儿书籍,给孩子洗澡、换尿不湿等事情,我都能帮上忙。见我这样尽心尽力,父母一改之前对我的不满,偶尔还会夸我进步大,终于有了做爸爸的模样。
孩子越来越大,他的眉目也越来越像我。父母高兴地翻出我儿时的照片和他对比,说我们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。我心底的疑云早已消散得不剩一丝一缕,我原以为日子会继续这么风轻云淡地过下去,孰料妻子竟一直把我的疑惑放在心上。
今年五一,张瑜郑重地提出,让我陪她带孩子去做亲子鉴定。我尴尬地说早就不怀疑了,希望她能忘掉这件事。张瑜却很坚持,为了避免孩子将来受伤害,早点做亲子鉴定,既能还她清白,还能彻底消除我的疑虑。
我拗不过她,只好答应了她去医院。半个月后,鉴定报告显示:儿子是我的亲生骨肉。我确实是冤枉了她,看完报告,她平静地把报告放进包里,头也不回地离开医院。联想到这段时间她对我冷漠,我既惭愧又不安。
幸运的是,几天后,妻子又变回以前那个温柔、善良的样子。因为内疚,我对张瑜千依百顺,把家里的经济大权也交给了她。对孩子,只要我在家,就尽心尽力地照看孩子。妻子说,我犯了错是一时的,只要愿意改,她愿意选择原谅。感念她的宽容,我才有今天的恬静幸福生活。
回到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