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健康百科 > 骨科 > 风湿类风湿 >

养阴清热宣痹通络治类风湿性关节炎

发布: 2013-01-25  | 来源:现代健康网  |编辑:alice  |查看:
通过对类风湿性关节炎阴虚证型病因病机的分析,确立养阴清热、宣痹通络为大法,对类风湿性关节炎临床常见的阴虚证候进行了深人探讨,有效地指导了临床实践。
类风湿性关节炎作为一种特殊的痹证,其病因远较一般痹证复杂,阴虚络热证的病因病机主要有以下几点:
1.稟賦不足。主要是指肾精不足。类风湿性关节炎无论寒证、热证、虚证、实证,肾精不足是其共同的病变基础,尽管初起多以邪实为主,然此种邪实必兼有本虚的一面。风湿病学研究表明遗传因素在类风湿性关节炎发病中起了重要作用。
2,性别因素。女性的发病率明显髙于男性,这与女性的经、孕、胎、产等激素水平变化有关。研究表明类风湿性关节炎发病率男女之比为142~幻。妊娠期间病情减轻,口服避孕药的女性发病减少,而产后病情通常恶化。女体属阴,以血为主,以血为用,肾精不充,则肝血不足,加之经、孕、胎、产皆使营血更亏,冲任督带空虚,外邪侵袭而发为历节。
素体阴亏。《素问|阴阳应象大论》篇曰:“年四十,阴气自半也……”中医衆有“瘦人多火”之说,肝肾阴液亏虚多见于年老体瘦之人;此外烦劳过度而喑耗阴血或房事不节而耗损精血,均可致阴亏液乏。阴血不足,一则易致经络不利,生痰生瘀;二则由于络脉不充,易感风、寒、湿三气,使血脉嵌滞;故常见关节肿痛有热感,夜晚加重,烦热盗汗丨形成阴虚络热的病理机制,久则导致骨关节损害,筋肉赛缩。
痹久化热伤阴。除直接感受火热之邪可损伤阴液外,风寒湿邪痹阻经络,郁久亦可化热伤阴,素体阳盛或阴虚血弱之体以及嗜酒辛辣,内有蕴热等均是促使这一转化的重要因素。
用药不当。长期服用辛香走窜之品及虫类捜风药,一则直接耗气伤阴;二则可使邪从热化,久则肝肾阴伤。偏于阴虚的体质不宜久用温燥药物,以免重伤阴液。另外肾上腺皮质激素为纯阴之品,久用、过用肾上腺皮质激衆也是痹久阴伤、经络蓄热的重要原因。
类风湿性关节炎中駡阴虚型的患者临床常表现为关节疼痛,局部肿胀,或变形强直,皮色变红,^:觉热,潮热口干,腰膝酸软,小溲色黄,舌质红,舌苔薄或少苔、光剥,脉象细数。此证型常是阴虚为主兼见经络蓄热征象,根据古代医家的论述和临床实践称之为“阴虚络热证”。
治疗:养阴滋肾,清热宣痹,消痰化疲通络。方药:舒关清络冲剂。
组成:生地、制首乌、秦苏、石楠藤、鬼箭羽、胆南星、地龙等。养阴重在肝肾二脏,尤其应重补肾。张景岳认为“诸痹者皆在阴分,亦总由真阴衰弱,精血亏损,故三气得以乘之而为此诸证”,所以“治痹之法,最宜峻补真阴,使血气流利,则寒邪随去;若过用风湿痰滞等药而再伤阴气,必反增其病.矣”。肾藏精主骨、肝藏血主筋,肾为先天;^,女子以肝为先天,而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发病与先天禀賦不足有关。因此肝肾之阴得养,筋骨得濡,根本得固,邪不易侵,有利于病情恢复。此外由于乙癸同源,补肾即补肝,临床以补肾阴为主即可,无须再用大量补肝之品。
清热包括情虚热、痰热、瘀热、湿热。经络蓄热是类风湿性关节炎阴虚络热证缠绵难愈的重要原因,热可耗伤阴精,热能灼津成痰,血热互结可以成瘀,《金匮要略》曰:“热之所过,血为之凝滞。”另外热与湿合,热蒸湿动,湿遏热伏,壅阻气血,终致湿热痰療胶结于关节筋肉乃至賍腑而成为顽症。因此必须本着有热必请的原贝!I,辨清热邪的性质分别予以滋阴滑热、化痰清热、凉血散瘀、清热利湿等法。
宣痹通络是类风湿性关节炎阴虚络热证的治疗中心,因本病较顽固,治疗时可选用一些藤类、枝类、节类的药物,并可用虫类搜风通络药,前人谓“风邪深入骨骱,如油人面,非虫紋搜剔不克为功”。故虫类药有“剔络”、“松动病裉”的作用,为"截风要药’’。此外要注意痰瘀的病理因素,瘐疲互结可使关节肿大、强直、变形,直至丧失功能。痰来自津,疲本乎血,津血同源,痰辦亦同源。瘀血内阻久必生痰,痰浊停滯更致血瘀。二者参杂并见,互为因果,因此治痰与活血不可截然分开。
阴虚络热证在病程较长的类风湿性关节炎病人中占有一定的比例,且有资料显示类风湿性关节炎合并干燥综合征者可达30冗以上,病人可兼见口眼干燥等症状,本身阴虚较重,如失治误治,重伤阴液,日久必生骨蚀筋萎之变,导致残疾,应引起临床医生的重视。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即便有典型的阳虚表现,如局部关节肿痛、不红、无热感、遇寒痛增等,也要辨淸在阳虚内寒的同时是否存在阴血不足的一面,在用乌头、附子、麻黄、细辛的同时,酌配白芍、生地、石斛之类,既可防其辛散太过,又制燥护阴,相辅相成。此外,类风湿性关节炎毕竟为自身免疫性疾病,临床仍应坚持辨证与辨病相结合,酌情加人具有抗炎镇痛药理作用的雷公藤、青风藤等,可进一步提髙疗效。
用上方上法对阴虚型的中、晚期类风湿性关节炎46例进行治疗,并与挺搏冲剂对照组41例比较,临床治愈显效率总有效率91.3096。明显优于对照组的沙.27%,73.17%。在改善主要临床症状、体征及实验室检查指标方面,亦明显优子对照组(尸〈0.05或〈0.01〉。
【病案举例】 
邵某,女,46岁,农民。因双侧腕及近端掌指关节疼痛1月余,于1999年10月15日就诊。自述有类风湿性关节炎病史8年,时发时止,每次发作均伴有血沉加快,平时用消炎痛25^15口服,每日3次;^^10呢,肌注,每月2次维持。此次起病又加服风痛宁4片,每日3次;扶他林25x116,每日3次。诊见患者双侧腕及近端掌指关节疼痛有灼热感,痛剧时局部皮色变红,夜间疼痛加重,晨起腕及掌指关节僵硬,时有畏风,―关节肿胀变形,不能摄物,口千,夜间盗汗,舌质黯红,舌苔薄黄膩,脉象细。实验室检査提示:卯+,㈣1101^4。免疫球蛋白全套:1狗、1胁、切从增高。X线片显示:双腕关节间隙明显变窄,骨质疏松,左腕关节呈半脱位状态,双肘关节严重退变。证属肝肾阴虛,痰瘀阻洛,风湿久痹。治以滋阴清热、化痰消瘀、宣瘦通络。
处方:大生地108,熟地10目,川石斛10。秦艽1如,当归102,陈胆星102,炙僵蚕106,桑寄生巴戟肉102,忍冬藤208,白薇156,青风藤15。鬼箭羽158,炎全蝎5@,雷公藤58。进7剂,水煎服,每日1剂。
二诊:关节疼痛明显减轻,生活能够自理。再服上方28剂,水煎服,每日1剂。
三诊:关节疼痛不甚,灼热感消失,晨僵现象减轻,复查55只为15⑽外。说明病情得到了控制,后患者毎日仅服1片扶他林维持。
随访半年,病情稳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