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健康百科 > 百科报道 >

世界杯你参赌了吗?广州媒体调查揭示赌球内幕

发布: 2014-07-02  | 来源:www.xdjk.net  |编辑:王扬  |查看:
本文相关:世界杯赌球内幕
收藏
投注网站都有专业操盘手
投注网站都有专业操盘手
多数赌客难逃“加码深渊”
一开始玩“足球竞彩”,后来嫌投注额小,转为外围投注,正式走上赌球之路。这是一位赌客进入赌球圈的“路线图”。今年世界杯开赛不久,由于不断爆出冷门,各地陆续出现由于赌球大输而导致的纠纷甚至跳楼自杀事件。
每年世界杯,赌球都是全球性的社会问题。时隔四年,相比上届世界杯,移动支付、社交网络等快速发展,给了今年世界杯赌球以新的发展态势。
文/记者陈翔、何道岚
惊心
赌球输万元
从七楼跳下
今年世界杯期间,阿根廷对尼日利亚的比赛结束后,越秀区一名年轻球迷愤而从七楼跳下,他双小腿粉碎性骨折。据这位伤者说,自己赌球输了数万元,一时冲动就跳了楼。
外围赌球链条
庄家(境外)
拥有掌握资讯及数据
分析能力的专业团队
上下级代理商
(境内,数目不定)
掌握固定下注渠道的代理人,俗称“小庄”
散户
赌客
赌球新手:
首次买球输掉一个月工资
“刷朋友圈,你会发现不少朋友都在讨论赔率、让球之类这些赌球术语。”阿平家住海珠区,今年第一次“买球”。不过令他沮丧的是,首批“买球钱”押注同一晚3场球,结果输了个精光。“大概输了一个月工资,不玩了。”
为什么今年要赌球?阿平承认,自己喜欢随波逐流,而微信朋友圈中这段时间的赌球氛围让自己受到了感染。“比如我喜欢西班牙,西班牙输了,一半的朋友在哀悼,一半的朋友在咒骂让自己输钱。”
阿平说,今年互联网彩票好像一下子热了很多,有的朋友一开始是玩“足球竞彩”,后来嫌投注额小,转为外围投注,正式走上赌球之路。
资深赌客:
从宿舍散赌到代理“小庄”
“大学宿舍就是最好的启蒙地。”33岁的张先生是一个普通上班族,在位于海珠区的某高校宿舍里,留下了他进入赌球圈的第一步足印。
张先生记得,12年前的韩日世界杯,隔壁一名粤东室友充当起了某庄家的“下线”,并将生意一直做到毕业。投注方便,每周一次按时结算,在世界杯期间,该宿舍成了校园里的一个小范围“投注站”。
“赌球缘起于看球,可到最后便连球也会顾不上看了。”在这位有着12年赌龄的资深赌球客眼中,圈子里的不少人都有着相似的轨迹:从刚开始的支持喜欢的球队;到接下来只顾盯着球进还是不进;到了最后的赌徒状态,买球和看球已经无关了。到了大四,张先生连周末的英超西甲都等不及就直接冲着盘口,动辄往挪威乙级联赛、俄罗斯丙级联赛等连名字也没听说过的队伍和比赛上投钱。
按行规,外围庄家的最低投注额一般为100元,大学生们便常常每人50元凑数。随着赌瘾增大,数百上千元的下注金额便渐渐多见,“校园里总流传着,谁谁曾经一晚上输了几千元,谁谁又一场球赚回来过万元”。外围赌球玩法多多,从买胜负、买让球,到后来新增的谁第一个进球、谁第一个领黄牌等各种项目,“你能想到的,都有得赌。”加上“水位”(赔率)相对较高,盘口以外国权威网站为准,相对专业,因此很有竞争力。
由于外围赌球属于违法,赌客因此有着特定下注的途径,利之所至,类似的渠道、网络遍布。在校园里,是张先生隔壁房间的同学做代理人,而在网络搜索,非法赌球网站随处可见。在一些论坛、社区甚至有赌球参与教程及庄家联系方法。
工作后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,张先生建立了两个固定的下注渠道,这些代理人即俗称的“小庄”。目前全球与足球博彩相关的网站数千,由于大多属境外网站,操作相对繁琐,因此诞生了活跃于赌客中间的代理人。
阿坚是广州的一个资深代理人,张先生是他的一个小客。阿坚说,在做代理人前,自己本身就是赌客,因为参与赌球时间较长,熟悉境外博彩网站运作,便以此生财。
赌球12年来,有输有赢,让张先生最叹服的是国外大型博彩网站的开盘水平,“十赌九输”,放在长时间的输赢比例来看,是再贴切不过的了。“操盘手比专家球评都要精准。”国外大型投注网站每个盘口的背后都有“专业团队”的海量资讯汇总和数据计算分析。张先生认为,凭一己之力,再有眼光也难敌专业团队的专业计算,加上微量的定额“抽水”,赌徒们从一开始便输了。
警示1
一开头“娱乐”
到后来“红眼”
“今年世界杯冷门多,那些下注比较猛的,输个10万元以上很正常。”50岁的资深赌客yang说,目前输10万元的人要特别小心,渐渐会进入“加码期”。
yang说,赌球的人一般有两个心态,一是每场赌一点钱,“一两百,三五百,当娱乐”;二是每场都加钱,认为总有赢的一次,扳回本就收手。“这两种心态都不可能实现。”yang认为,基于赌博的本质,大部分人会陷入“加码期”,甚至万劫不复的“自杀期”。
加码期一般会在整轮比赛的中段出现。“输了,就开始增加筹码;赢了,觉得不过瘾,也增加赌注。”有同样感受的赌客小静说,一开始每场100元,过了几天就每场500元,“开始有红了眼睛的感觉,每天的情绪都被这几场球牵着走。”
由于赌球形式多样,一场球,还可以反复下注,这被称为“补球”。“比如这场比赛你买德国赢,可德国先被进球了,你觉得不补就会输钱,于是你会再投注。”如此一来,加码期期间的赌注,往往呈现数以倍计的上翻。
小静的朋友还有小部分人会进入“自杀期”,就是所谓的“赌身家”,即赌博者以重注押上,要不一盘回本,要不陷入无法偿还赌债的“惨败劫局”。为什么叫“自杀期”?就是深陷入此的人甚至可能会轻生。
警示2 赌球不受保护 亏了自认倒霉
家住天河的阿希,上届世界杯受损友蛊惑,以为找到“创业道路”,结果惨遭累累负债。
朋友当时这样指导他:世界杯很多人赌球,做中介是稳赚的。为什么稳赚?比如A队和B队打,中介收了5万元买A队赢,8万元买B队赢,这时只要把各自的5万元自己“盘下来”,剩下的3万买B队赢的赌资报给“上线”,就可以稳赚3到5000元“水钱”——因为买100元,赢到手的就是90多元,甚至80多元,输的则是100元全输,这个差额,就叫“水钱”。
阿希觉得有道理,于是开始操作。没想到小组赛没打完,有两个半生不熟的朋友打电话投注后,输钱开始不认账、不付款。阿希赚了1万元左右的水钱,不过被欠了12万元左右的赌债。他在淘汰赛前无奈退出,筹钱还债。
“他们承认在我这口头投注了,但说没钱,我能找谁说理?”阿希回顾此事时说,他当时打听了下,虽然电话投注有录音,也有短信证实对方确定下注,但赌博是非法活动,赌债并不受法律保护。最后,阿希只得自己“扛”下了十几万元的债务。
警示3
网警紧盯账户 赌球“零容忍”
对于在非法网站直接投注的赌客,据悉网络监管警力正在紧盯,如果可疑账户被锁定,相关侦查工作将会升级。
近段时间,广东强力扫赌,已抓获疑犯5万多人。省公安厅有关负责人说,针对当前世界杯期间网络赌球活动已有抬头的趋势,全省公安机关将对网络赌博保持“零容忍”。
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局长郑泽晖说,此次专项行动明确要求侦办案件必须做到庄家赌头、团伙骨干成员、获利者“三类人”不抓获不放过,网络赌博的利益链条不打掉不放过,确保将网络赌博团伙连根拔起,对其予以毁灭性的打击。郑泽晖说,世界杯期间一旦发现有任何线索,坚决打击。
(广州日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