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健康百科 > 家庭医生 >

滥用以毒攻毒 经理一命呜呼

发布: 2012-08-09  | 来源:现代健康网  |编辑:李欣  |查看:
本文相关:
收藏

    钟玉是华北有名的一家大型合资企业的中层领导。她秀外慧中,精明能干,三年前25岁的她即被任命为企划部经理。家庭也十分美满,丈夫是政府官员,对她呵护有加,两岁的儿子聪明活泼,人见人爱。然而,两年前,钟玉生下了宝贝儿子后,她一直沉浸在初为人母的喜悦之中,却疏忽了产后保养,几个月后,她经常感到关节酸疼肿胀,钟玉在丈夫的陪伴下去医院检查,才得知自己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。

    医生要求钟玉尽早住院治疗,钟玉的丈夫立即答应,回家稍做准备就来住院。可回家后,钟玉认为自己年纪轻轻的,吃上一点药、咬咬牙就能抗过去,用不着住院。丈夫知道她的心思。她是不想因为一点“小病”耽搁自己蒸蒸日上的事业。一次,她随老总去外地谈业务,腿关节突然痛得厉害,走路一瘸一拐,老总关切地问她怎么回事,她故作轻松,说刚才不小心碰了腿。同客户吃饭的时候,疼痛使她坐立不安,但她硬是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两年,病魔在她身体上的反应越来越重。平时在人前,她努力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,独自一个人时,疼痛使她柳眉紧皱,呻吟连连。到了炎热的夏天,她甚至不能再穿裙子,清爽的凉风让平常人感到心旷神怡,带给她的却是难忍的酸痛。她不敢享受空调的清凉,看到丈夫陪自己热得汗流浃背,她感到心疼,甚至要求与丈夫分室而居。

    在此情况下,钟玉才答应丈夫去医院。医生查问病史后,严厉批评钟玉:有病就应早就医,硬抗死挺,最终害的是自己。医生给钟玉夫妇分析病情:风湿性关节炎是一种慢性疾病,应遵从医嘱进行系统治疗,循序渐进,不能太心急。

    按照医生的嘱咐,钟玉每日按时服药,同时买了一套电子理疗器做辅助治疗。一个多月后,钟玉的病情得到了一定缓解。这时候,钟玉的丈夫听人说用蜈蚣、蝎子、蛇等中药泡制的药酒对风湿病有效,夫妇俩没向医生咨询,就用山西“老白汾”泡了两大罐子药酒,让钟玉服用。钟玉看着那些让人毛骨悚然的小动物,感到害怕又恶心,每次都是在丈夫的鼓励下,闭上眼睛服下那些药酒。钟玉每天饮用100毫升药酒,没见病情减轻,却“练”出了酒量:以前她滴酒不沾,现在每天不喝上一二两(50~100毫升),心里就觉得像是少了什么。“就这么坚持喝,咱们小玉都快成酒仙了!”丈夫看不到不遵医嘱、胡乱用药的后果,反觉得十分好玩。

    由于太迷信“偏方”“秘方”,钟玉也把医生的话抛在了脑后,执行疗程也是断断续续的。这样一来,钟玉的病情又出现了反复。病痛的折磨,使钟玉无法胜任繁忙紧张的工作,丈夫就劝她换岗位,实在不行,干脆把工作辞了。钟玉坚决不听,依旧带病工作。

    一天,钟玉的丈夫招待邻县一位客户朋友,闲聊时谈起了妻子的病。朋友想了想说:“我好像听人说,我们县城的一个什么村有位土郎中,能治好很多医院都治不了的疑难杂症。”

    钟玉的丈夫眼睛一亮,要朋友回去后立即联系这位土郎中,到时他带爱人前往求诊。丈夫打电话把这个“好消息”告给了钟玉,钟玉有点疑惑:“一个土郎中真能治好我的病?要不听听医生的意见?”丈夫自作聪明地说:“顾名思义,‘秘方’就是祖宗秘密传下来的方子,效果不灵就不叫秘方了。咱们去看看,兴许土郎中几副药就能治好你的顽症呢。”

    两天后,邻县的朋友打来电话,说已经联系好了那位老中医,并约好了看病时间。

    钟玉夫妇驱车来到邻县,在朋友的陪伴下来到了乡下那位土郎中的家。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农家小院,外边没有任何行医看病的标志,钟玉心里疑惑起来。进屋后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挺大的中药柜子,墙壁上挂满了写有“妙手回春,救死扶伤”之类字样的锦旗,钟玉这才放下心来。老中医看上去有六十来岁,分明就是一个地道的农民。他稳坐在那里,问了问钟玉的病情,又闭上眼睛把了约一刻钟的脉,然后睁开眼睛慢条斯理地说:“你这是风湿病,疼起来要命。西医是治不好这种病的。这种病的主因不在疼的地方,而在于风湿,风湿窜到哪里,哪里就疼,所以,治疗你这个病,关键是要除掉风湿。”

    丈夫信服得直点头,钟玉则是半信半疑,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老中医起身拿起一杆小秤,从身后的药格子里仔细地称药,并把药分成7个小包:“这是一个疗程的药,一共7包,每天煎服1包,7天后你们再来。一般情况下,我这药最多3个疗程就能除去病根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您能给个药方子吗?”钟玉试探着问。老中医脸上微露不快:“药方我不能给你,我这方子是祖传的,不能流传到外面,我给人看病从来不给他们方子。”他停顿了一下,又补充道:“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方子的道理,风湿是一种寒气,因寒气而生寒毒。这方子里有几味猛药,讲究的就是以毒攻毒,只有这样,才能把体内的毒气彻底除去。”

    晚上,丈夫把煎好的中药端到钟玉面前,钟玉呷了一口:“可真苦。”丈夫鼓励她:“没听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吗?咬咬牙,把它喝完。”钟玉紧皱眉头,一口一口地把一碗药喝了。

    第三天晚上,丈夫被钟玉的呻吟声惊醒了,他拉开灯,看到妻子面色赤红,嘴唇干燥的起了一层皮。按说,到这时丈夫应立即带妻子去医院,接受正规治疗,可他依然对所谓的“秘方”抱有幻想。钟玉说她浑身烧得难受,丈夫连忙把一块湿毛巾敷到她额头上,宽慰她:“这一定是药劲上来了,说明药物正在驱除你体内的寒毒。这是关键时候,一定要挺住……”

    钟玉无力地点点头,又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第6天晚上,钟玉强忍着身体的极度不适,把第6服药喝了下去。没过多久,她突然全身抽搐起来,在床上缩成了一团,嘴唇青紫,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丈夫一摸妻子的额头,冰凉冰凉的,他吓坏了,急忙拨打120。

    急救车尖叫着把钟玉拉到了医院。急救室里,医生检查完钟玉的症状,大吃一惊:“怎么会这样?”钟玉的丈夫语无伦次地把钟玉服药的情况诉说一遍,医生眉头一皱:“是药物中毒,药方子还在吗?”“没药方子啊!但家里还有一包药,我这就去拿。”丈夫飞跑出去,等他回到急救室的时候,医院请来的两位中医已在焦急地等候着。

    医生仔细查看了钟玉丈夫带来的中药,惊讶地对视一眼,其中一个对急救室医生说:“从来没见过这样用药的,这服药里,有大热大赤的药,也有大冷大寒的药,其中有几种含有毒性的药,药量也很大。这样用药,是会要人命的。”

    丈夫一听急了,一把抓住医生的手:“医生,求求你,一定要把她救过来啊!”

    然而,丈夫的乞求并没有挽留住妻子的生命。由于钟玉的病情十分严重,第二天凌晨时分,医生停止了一切抢救措施,沉痛地告诉丈夫:“太遗憾了,我们尽了最大努力,但病人中毒太深,内脏器官已经大量出血……”

    丈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冲到钟玉身前,他看到妻子那美丽的眼睛永远地闭上了,青紫的嘴唇微微张开,似乎要对他诉说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小玉!是我害了你啊……”丈夫大喊一声,哭倒在地上……

    提醒:

    民间不乏疗效奇特的偏方、秘方。但在使用时一定要向正规医院的医生认真咨询。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害,甚至危及生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