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情感绿洲 > 谈情说爱 >

这么多年,为什么还是忘不了有妇之夫的他

发布: 2014-06-07  | 来源:www.xdjk.net  |编辑:米莉  |查看:
本文相关:
收藏
16岁时将自己的身体交付给一个有家室的男人,17年后,秦芳依然对他念念不忘,为了这么一个执念,她不惜搅乱自己和家人的生活。凑巧的是,记者跟她见面那天,也刚好是一个美国网友来中国看她的日子。有时候,执念的放下,只在于一个小小的契机,希望这个男人的到来就是秦芳告别过去、拥抱未来的契机。
有妇之夫
1
16岁那年,我们相识了
1996年,16岁的我从乡下来到肇庆的一个小镇,在一家酒店做咨客。我是家中四姐弟中的老大,显得比实际年龄成熟,工作认真踏实,样子长得也还不错,所以比较受重视。有一天,任风来吃饭,同事告诉我他是当地派出所的所长,结了婚,有孩子。这算是初相识,后来,他又来了几次,慢慢对我有了印象。任风那时30岁,长得很帅。正处在情窦初开年龄的我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对我有好感。一天晚上,任风的下属为他庆祝生日,邀请我去他们的包房切生日蛋糕,我去了。看到他被那么多下属、朋友簇拥着很是风光,我当时心里就想:以后嫁人一定要嫁一个警察。切完蛋糕,大家都起哄叫我亲他,我亲了他一口。过了几天,他又来吃饭,我买了一个音乐盒,作为生日礼物补送给他。 
那一年,恰好张学友在肇庆举办演唱会,任风带我和另外一对男女朋友一起去看了演唱会。过了一两天,他的哥们阿庆打电话说要带我去肇庆玩,让我去他家里找他。我兴冲冲地来到阿庆家,却发现只有任风一个人在。我那时已经明白阿庆和他在合伙骗我了,但在他生日那天,我已经喜欢上了他,所以,明知是骗局,我也跟他聊起来。那天晚上,我们睡到了一起。
成了他的女人后,我开始和他同居。任风家在肇庆市区,离小镇有一个小时车程,他平日都是在我这里过夜。他笑称:“我周一到周四陪你,周五到周日回去陪大的。”他的关心时常让我感动。我喜欢吃水果,他就经常买给我吃;我喉咙痛,他晚上回家会买药给我;他知道我怕黑,所以我上夜班时,他总是在楼下等我,陪我一起上楼。我很听他的话,他不要我抹口红、涂指甲油,不要我结交一些朋友,我全部照做。我一心沉浸在初恋的幸福里,从没想过自己的小三身份,也从未想过这样的日子并不能持久。
2
他不承认孩子是他的
我的月经一直很正常,但是跟他在一起半年后,有一个月没按时来,我有些担心,就打电话给他,告诉他我可能怀孕了。他显得很惊讶:“你怀孕了?!那孩子肯定不是我的!”他的理由是每次都有避孕,所以我不可能怀孕,言外之意,我还跟其他男人有染。听到他如此不信任我,我立即伤心得哭了起来。
第二天,他让阿庆给我打电话问我想怎样。“我不想怎样,我只想他对我好,回到我身边。”说这话时,我心里好痛,我从来没如此伤心。从那之后,任风再也没有联系过我。我那段时间过得稀里糊涂,直到女老板发现我肚子有些大,我才到医院检查,发现已怀孕四个月。知道这个结果,我哭成了泪人。我很害怕做未婚妈妈,只好做了引产手术,手术非常痛苦,我一直叫着任风的名字。
虽然任风对我这么绝情,但我还是想跟他在一起。我知道他肯定不会接我的电话,就让同事假装认识他打电话约他,“你还记得我吗?我在XX酒店上班,你能过来看我吗?”试过两次,他每次都来,但看到我在,冷淡地说上两句就走了。
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,我没有一天忘记他。2000年,我认识了我前夫,他的名字中也有一个“风”字。他很喜欢我,我们谈了一年多就结婚了。婚后第三年,我们有了女儿。
2002年5月的一个晚上,我忍不住打电话给任风,他那时已经当上公安局的局长了,他约我出来开房。我们已经4年没见,坐在床上聊了很久。他有事起身要走时,我紧紧抱住了他,我们又发生了关系。
2003年,此后的10年,我都有打电话给他,但他多数时候以开会为由挂断。说实话,在这方面,我的脸皮很厚。朋友们都说:一个男人这样对你,为何你还这么执著?但我的想法是,即便见不到面,听听他的声音也好。
3
他彻底断绝了我的希望
上个月,我通过微信再次联系上了他。我告诉他我离婚了,女儿跟我,他说他也离婚了,儿子选择跟他。他约我出去吃夜宵。我问他离婚是不是因为他在外鬼混东窗事发,他说不是,妻子对他过去的经历并不知情,主要是因为妻子对他不好,她是老师,在家里很强势,说一不二,他忍了好多年不想再忍下去。
那天晚上,我们聊到两点钟他才送我回去,下车那一刻,我好想抱住他,但我没敢。第二天我发了两条短信给他,他都没回复。过了两天,我半夜起来上厕所,发现客厅有只老鼠,吓得哭起来。我发短信给任风:“救命啊!”但他一直没回复。接下里的几天,我的心都像被刀割一样。无论什么男人,见到这种救命信息都会回复一下吧,而他却完全置之不理!
又过了两天,我发短信给他:“你知道,十几年来,我没有一天不想你。”他终于回复了:“什么情情爱爱,十几年来我已经看透了。我不值得你这样做。忘记我吧!”
我不死心,过了两天,又给他打了好几次电话,他终于接了,问我:“你这是干吗?”我说:“我只想见你一面。”“不不不,不见了。我现在还不够烦吗?你还这样烦我!我和你只是十几年的老朋友而已。”说完他就挂断了。
我打电话跟一个朋友哭诉,他劝我:“一个男人如果不爱你,你再怎样纠缠都是没用的。”听了他这一席话,我感觉自己放下了。回到家里,我发了条短信给任风:“很抱歉,我这人特别偏执,但是其实爱一个人不一定非要得到他。祝你以后找到一个对你好的女人。”任风没回复。
这两天,想起任风,我依然会流泪。我跟前夫离婚,主要是性格不合。说实话,我前夫是个好男人,可我就是不能给他全部的爱。他很听我的话,在他面前,我很强势,说话经常很大声。但是在任风面前,我从来都是听话的,这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吧。
或许,我再也不会结婚了。我甚至想,如果他老了,没人照顾他,我愿意照顾他的余生。
回到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