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情感绿洲 > 谈情说爱 >

那份缥缈的爱 是放手还是坚持?

发布: 2014-05-26  | 来源:www.xdjk.net  |编辑:王扬  |查看:
本文相关:缥缈的爱
收藏
一开始,在QQ上聊天时,我觉得31岁的吴飞思维有些不正常。见了面才发现他没什么异样,长得很帅气,人也很善良,只是,我总感觉他在跟女性之间的关系处理上有些不对劲,仿佛生命有一块能量是瑟缩的,没打开的。关于自己的原生家庭,他总是不愿深入谈下去,但通过迂回曲折的“刺探”,我总算明白了问题的根源。希望吴飞能够真正接受过去,治愈母亲曾经给他造成的伤害,学会与女性正常地相处,找到自己的幸福。
缥缈的爱
我在交友
栏目认识了她
这个故事在我心里憋了好久了,如果再不讲出来,我担心自己会崩溃。两年了,我一直在守候一个人。她一直叫我老公,她曾说过,一刻没有听见我的声音就难受,她还说,今生今世我们死都要在一起。多少次,我多么渴望能真真切切地将她揽入怀中,但我不知道为何迟迟等不到她的出现。难道她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幻影吗?
她叫阿晴。2011年10月,我花100元在一本杂志上留了交友信息,并登了自己的照片。有好几个女孩跟我联系,她是其中一个。她说她21岁,长得白净漂亮,很多人追她。我们彼此用彩信发了照片,她发来的几张中只有一张看得清楚些,虽然是低着头的,但看起来眉清目秀。那时候我正在跟另一个女孩聊着,对她并没有感觉。不过,后来那个女孩没再打电话给我,而阿晴反倒天天缠着我,我就喜欢上她了。她也是湖南人,我们就用家乡话聊天。听她的声音,像个孩子一样,感觉很单纯。
当时我在佛山,她在深圳,她说圣诞节时来看我。但后来她告诉我来不了了,因为她被诊断得了肝炎,被父母送回老家治疗。回到老家后,她又说没事,是先前诊断失误,干脆留在老家过年。她每天都跟我通话几个小时。她要我过年后去她家玩。她说她父母希望她嫁一个男孩,定好正月初八摆酒席定亲,但她不喜欢,她要我正月初四去接她,我们约在她所在城市的市区见面,我们分头赶过去。我上车时,她打电话说她也上车了。我上车一小时后,接到她电话说她叔叔开车来追她,然后就匆忙把电话挂了,之后我打过去一直没人接。我等了三四个小时,才接到她电话,她说父母把她关起来,扣了她的手机。她后来告诉我,说她威胁自杀,家里才帮她退了亲。
我们总是见不上面
不知为何,每次我们想见面时都会出状况,反反复复大概有十次。
去年5月,我们说好22日见面,但是从19日晚上开始,打她的电话就没人接。后来,有人用她手机发来信息,说手机是在一车祸现场捡到的。当时我在佛山,她在花都,我连夜包车跑去花都几家医院问,还打交警电话,但对方都说没收到车祸报警。她说她家在花都开着一家染厂,我跑到那个工业区一家家地问,但什么都没问到。我很担心她,又坐火车回到她老家那个小镇。我包了一辆三轮车,沿路一家家地打听,但因为没有具体地址,根本打听不到。一个星期后,她才打电话来,说手机被抢了,腿被弄断了。
之后的日子里,每次她让我去某个地方等她,我去了,她不是不接电话就是关机,后来再打电话解释时,理由不是自己生病就是家人受伤了。每次我都跟她说,如果再见不到就放弃她。她许诺说下次一定见到,可是,下次还是见不到。两年来,我只知道她的一个手机号,一个名字,一张照片,名字和照片还不知是不是真的。她说她父母不让她上网,所以,我们也没在网上聊过。
一开始,每次我们想见面,她就出事,我只想到自己是个克星,感觉她好可怜,但从来没有怀疑她。直到去年10月,我跑到花都从早上等到晚上,都没等到她,打电话也不通,我才开始怀疑她说谎。第二天她打来电话,我骂她是骗子,她哭起来,她说是她爸爸把她手机夺走了。
她很爱哭,我说话稍重一些,她就哭起来。她一哭,我就心疼。我觉得她不是感情骗子,她从没向我提过钱的事,还给我充话费。
我们最后一次约见面,是去年11月6日。我告诉她,我认识了一个女孩,如果这次再见不到她我就去找那个女孩了。她说这次她一定会来。可是,我在家等到天快黑了,也没有见到她。当我终于决定放弃她的时候,我心里好难过好难过。
我有了女朋友
这次我认识的女孩是阿媛。在认识阿晴之前,我交往过几个女友,最长的一个交往了4年,全部都是在杂志的交友栏认识的。在现实中,我好像没有勇气追女孩,也不清楚怎样跟女孩交往。我性格比较内向,刚从学校出来时,都不敢看女孩子。后来做了美发这一行,改变了一些,但这几年年龄大了,又不喜欢跟女孩说话了。我感觉自己没有追女孩的耐心,我希望感情方面能进展得快一些,早点定下来做男女朋友。
我跟阿媛是今年10月份在一家婚姻中介认识的。她是西北人,今年26岁,大学毕业后在深圳闯荡,是个公司白领。一见面,我们就住在了一起。一个月期间,她从深圳跑来佛山三次,还准备辞职跟我同居。她心高气傲,对男朋友要求挺高的。她说本来我没有一项条件符合她的标准,她只是看上我的五官还有我的善良、勤奋,她感觉委屈了自己,说从来没有为一个男人这样付出。但我感觉我们两人的消费观差别挺大,她工资好像也就七八千元,但她可以花4000元买件衣服,又说计划去马尔代夫旅游,这些都是我不敢想的。
虽然跟阿媛在一起了,可是,我却依然关心着阿晴的一切,她也一天好多次电话问候我。听说我有女友后,还给我买1000元的衬衫寄过来,哭着要我给她机会。我真的很纠结。她们两个,哪个我都不想伤害。
我妈妈曾经抛弃我们
阿晴经常给我爸打电话聊天。她为何只是打给我爸呢?因为我亲妈在我十几岁时跟人跑了。爸爸很难过,天天都哭。过了两年,才跟我现在这个后妈搭伙过日子。妈妈找的那个男人就在隔壁镇,那时没有电话可以联系,我和弟弟曾经去那个男人的村子找过妈妈两次,想把她叫回来,但是两次都没找到她。过了一段时间,妈妈才开始写信给我们,一年也就见我们一两次。几年后,我就到广东打工了。我不恨她,但也没什么感情。在去年过年之前,每次看她来电话,我都会感到很烦,不想接。但是去年过年回家,发现妈妈蛮关心我和弟弟,有好吃的都想着我们,我感觉到了她的变化,决定原谅她。不过,到现在为止,我从来没有主动打过电话给她。她通常一周打一次电话给我。现在她可能感觉到了还是亲生的孩子好,想让我把她接回家。我想,等她老了,我和弟弟会养她的。
现在阿晴仍不想跟我断,仍打电话跟我约时间见面。我不知怎么办好。万一见了,我舍不得她,那阿媛怎么办?不过,在我内心里,我就想要阿晴那样的女人,因为她的想法简单,我和她什么话都可以说,我怎么骂她她都不会生气。
情感大学堂
虚无的关系对现实没有任何益处
尤红(心理咨询师)
童年的人际互动模式决定了我们被什么类型的人所吸引,也奠定了我们成年之后爱的基本格调。母亲曾经的抛弃,让吴飞对女性产生不信任的感受。在吴飞内心深处,也许害怕拥有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。所以在现实生活中,他会以自己内向、没有耐心、害怕伤害对方等理由逃避在现实生活中建立亲密关系。但是,另一方面,吴飞又渴望亲密关系,于是,一个手机号,一个名字,一张照片,成了他爱的投注点。和阿晴若隐若现,亦虚幻、亦真实的关系,看似让吴飞很痛苦,但也许这正符合他的期待,因为不在现实层面接触,吴飞可以将阿晴在自己的想象中塑造成他渴望的样子——想法简单,什么话都可以说,怎么骂她她都不会生气。而牵挂一段虚无的关系对自己的现实生活没有任何益处。
如果吴飞希望获得真实的幸福,则需要修复内心的创伤,放下恐惧和担心,去拥抱真实的亲密关系。在这个过程中,和另一半的相处难免会遇到挫折,会有不满、愤怒、会觉得现实的关系和期望的理想状态有差距,这些感受都是正常的,吴飞需要学习的功课是如何有智慧地和另一半相处,如何探讨彼此的需要,找到彼此都舒服的平衡点,让关系朝着自己期望的理想状态发展。
回到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