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情感绿洲 > 谈情说爱 >

情路崎岖 人生如戏

发布: 2014-05-20  | 来源:www.xdjk.net  |编辑:王扬  |查看:
本文相关:情路
收藏
一年前,41岁的张平联系我时,情绪比现在低落,因为那时他还没有找到接受自己职业的女友。而现在已经再婚的他,显然已没有了爱情上的失落,但对家人的不认可,仍然感到委屈。我对这位声音粗犷但皮肤细腻如女人的男子始终存有一份敬意。在一个看似复杂的工作圈子里,他一直洁身自好,自重自爱,更令人感动的是,他还想做中国的第二个丛飞,愿意用自己的辛苦钱回报社会。我无法去查证他讲的是否都是真话,也无从揣测他做好事的深层心理动机,但我选择相信他的真诚和善良。希望好人有好报!
情路崎岖
反串女人跳钢管舞很辛苦
我是一个男人,但是我的皮肤像女人一样又白又嫩,我天生没有喉结和胡子。当我戴上假发,围上假胸,穿着性感的裙子和高跟鞋,站在舞台上,用女声唱歌,跳热辣的钢管舞时,没有人能认出我是一个男人。从1988年无意中迷上钢管舞,到2001年正式做钢管舞反串演员,这里面有着太多的酸甜苦辣。
我出生在湖南农村,家里有哥、姐,还有一个弟弟。小时候,父母对我很严厉,我感受不到他们的爱。现在我跟父母的关系已经改善,我不怨恨他们,也很孝顺。我6岁就离家出走,流浪到河南学习杂技。学杂技很苦,我经常被师父打得遍体鳞伤。但现在回顾过去,我很感激师父。
因为有了童子功,我的身体特别柔软,直到现在劈一字马都没问题。我们这个钢管舞表演团20多个演员中只有我一个男人,但那些女孩子都没有我跳得好,好多高难度动作都得靠我来完成。跳钢管舞,收入还可以,每个月有三四万元,但是工作很辛苦。一周表演三次,有时夜场能到凌晨一点,天天都需要排练。穿着高跟鞋又唱又跳,对体力是个很大的挑战。
然而,最让我委屈的是我的工作一直得不到父母、兄弟的理解,亲戚朋友更不理解。我爸爸叫我“鬼精怪”,说别人不想做的事,我非得去做,还说我们家几代都是在农村干活,他想不通我为什么不务正业。在父母眼中,靠唱歌跳舞赚钱是不正经人做的事。虽然我是在夜总会和酒吧跳艳舞,可是我挣的是血汗钱、干净钱,我又不是在卖身。跳钢管舞并不影响我的个人品格。在生活中,我不吸烟、不喝酒、不赌博,也不沾毒品。
我终于找到了能理解我的爱人
每次想到父母,我都会伤心流泪。我跟着钢管舞表演团到处跑,越是节假日,我们越忙,每年只能回老家两三次。每到春节,看到人家高高兴兴吃团圆饭,我都会哭。靠着辛辛苦苦赚来的钱,我在老家花30多万元买了房子给父母住,每个月给他们2000元生活费,他们帮我照看儿子。
反串跳钢管舞,让人感觉我好像不男不女的,所以身边人压力很大,我的前妻就曾经很不理解。我们是1998年结婚的,一开始我反串女人跳钢管舞,她还没有特别反对,后来,我小有名气后,她有同事看见就指指点点,说“挺奇怪的,你老公怎么穿高跟鞋,打扮得像女人一样”,她就不希望我跳了。不过,我们离婚是因为她的问题——生了儿子后,她开始跟着她兄弟吸毒,总想拿我的钱去买毒品,我几次送她去戒毒所都戒不掉。
2009年离婚后,我一直渴望一份新的感情,但是,跟我交往的女孩子都没法接受我的职业。直到去年,我才在网上认识了现在的妻子,她比我小13岁。今年正月,我们领了结婚证。她不会跳舞,所以很羡慕会跳舞的人。在网上聊天时,我告诉她我是跳钢管舞的,还邀请她到酒吧观看我的表演,她很好奇,就带着几个朋友去了。
她很欣赏我的舞蹈,也支持我的事业。她理解我扮成女人的样子跳舞,只是一份工作而已。她在爱情上受过伤,她的前男友也是个瘾君子,他们还生了个女儿,分手后,女儿归了男方。我们非常相爱,都不在乎对方的过去,在婚姻中互相取暖。我曾经问她:“假如有一天我一无所有,怎么办?”她的回答让我很感动,她说:“你至少还有我。”
我想做第二个丛飞
我在生活上不注重享受,我不喜欢大鱼大肉,几块钱的快餐照样吃得香。我希望省下钱能帮助有需要的人。我大概估算了一下,近10年来,我捐出去的钱平均每年有两万。
2004年,印度洋海啸爆发时,我捐了一万元。后来,汶川地震和玉树地震时,我又分别捐了5万和两万。平日在街头看到有人遇到难事需要用钱,我也都会掏几百元给他们。这些年来,我还在全国资助过二三十个小学生,少则几百元,多则几千、上万,我希望他们能好好把书读下去。我小时候尝过流浪的苦滋味,我不想让更多的孩子因为失学而流浪街头。
有人觉得我傻,但我觉得自己活得挺好,挺快乐。我相信好人有好报。做好事,会心安,晚上睡觉也睡得香。我崇拜丛飞,我想做中国的第二个丛飞。丛飞去世后,我整整哭了一个星期,没心情演出。
我不希望出名,我只想做一个平凡的人。我从来没有接受过采访,现在说出我的故事,是想告诉大家反串是门艺术,不是邪恶的东西,男人也可以跳钢管舞,希望大家理解和尊重反串演员。另外,我想给我的父母一个惊喜,毕竟有记者采访过我,希望他们能对我刮目相看。
我热爱钢管舞,但我很清楚,我不可能一辈子都在舞台上。等我跳不动的时候,我希望能够攒够钱,在老家开个舞蹈学校。
回到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