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婚姻生活 > 美丽新娘 >

新娘被老公床上猛折腾致死 【图】

发布: 2011-07-20  | 来源:  |编辑:admin  |查看:
本文相关:
收藏

 

 

 

新娘被老公床上猛折腾致死

 

 

  小玲刚结婚1个月,就传来了噩耗,她死了,僵硬地停放在门板上。憨厚老实的丈夫蹲在床边不远处,一个劲地猛抽烟,不说一句话。

娘家的人来了,有玲的父母,大伯,四叔,婶婶,小姨一大群,约有10多人,站满了这间婚房。床头的喜字还是那样鲜红欲滴,屋顶拉起的彩带在这一极不协调的场景中显得如此刺眼,还有窗玻璃上贴着的鸳鸯戏水。一个月前,这间洞房里是何等的洋溢的欢笑,不说男女主人公,公公婆婆从定婚当日就一直笑个不停,这是雨中竹他家的大喜事,还有前来祝贺的亲朋友好友,无一不是夸耀与赞美。可如今,这是的哭声已经让所有人忘记了曾经的喧哗。

玲的娘更是上气不接下气地哭泣中,还带着许许多多的埋怨与自责,其实知底的人都听明白了她在说些什么。“我的好女儿呀,一定是那个挨千刀的(丈夫)太下作(对事情过于专注)害了你呀”,“我的好姑娘呀,是娘要了你的命呀,娘太自私了急着要出嫁你呀,娘对不起你呀”。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情?

小玲今年才19岁,丈夫阿旺已经35了。这是一个看起来似乎有点儿离谱的婚姻,也着实有它的特殊性。她们凑合在一起,对于女方家长来说完全是为了钱,对于男方父母来言就是不管花费多少,一定要给孩子娶上媳妇。

小玲是不可以结婚的,说白了就是不能有性生活,在她很小的时候治疗,医生对父母就有过叮嘱,下达了死命令。她的病属于那种很严重的情况,因为自小就身体一直虚弱,从来没有上过学,虽说认得几个字,还是过世的爷爷手把手的教会了她。她做一些简单的家务活儿没有问题,就是不能太疲劳,极容易休克。说话交流方面,虽说没水平,也不太露丑。她最惹人怜爱的地方,正是女人最大的资本——漂亮。我看过她的一些照片,的确就是一朵出水的芙蓉,特别是北方少有的水灵与白皙的肌肤,有人说是长期呆在家不出门的缘故,有人说是药物中激素的促使。只有她的父母亲知道,玲是正宗的江南女子,不是她们的亲生,而是当初领养的,这些年来一直像亲闺女一样待着她。

玲其实是很不幸的,19年前她本来应该注定死亡,若不是上天关照,若不是养父母的疼爱早就夭折了。那一年,玲是在一条繁华都市的十字路口被捡到的。当年她在寒冷冬日的早晨估计丢弃后已经被冻了大半夜,小棉被里哈出的热气凝结成的冰晶,布满了透红的脸。是现在的娘打扫街道时发现的,后来抱回了家,再后来送往医院抢救。

养父母可以说是一对善良的人,他们救活了这个出生只有3天的女婴,看到她如此可爱的样子,就起名叫“玲”。玲的亲娘只给她留下了一个江南水乡特有的荷包,可以确定她的血脉。那个时候医院已经下了症断书,她们知道这个孩子有着先天性的心率紊乱,随时都有可能死亡的危险,除非发生奇迹。

养父母是地道的北方人,是在外务朴素的农民工,有着农民固有的仁慈与良知。他们明知是个负担,是个累赘,但是二位只认定这个孩子也是一条命。正好当时他们结婚5年,也没有生育,在外务工三年多经济上还算过得去,可就是没法圆了这个梦,也做过检查,媳妇也吃过药,医生只是含糊地说女方排卵没规律,男方精子也短缺,后来为了孩子折腾了半年多没做事,没效果,干脆不说这件事情了,一切听天由命吧。小玲的出现,无疑让她们惦念的心,又开始了复活。就这样小玲在父母的溺爱中成长到了3岁,孩子的嘴唇从来都发紫,常发烧,吃奶太快了,都有被翻白眼的时候。4岁时才开始学着说话,5岁时才学会走路,看起来就是一副病态相。到了入学的年龄,她还根本照顾不了自己的生活起居,11岁时,才稍稍硬朗起来,一直到她结婚前才能自己处理一些事情,在村子里看结婚生孩子,也懂得了男女之事,所以提出出嫁她的时候,她还满心欢喜,可能这也是女人的一种潜伏的渴望吧。

在玲被收养第三年,养母婚后8年竟然怀孕了,还为男人生了一个大胖小子,一家人欢欣鼓舞,父母在私下说可能是托了玲的福,老天爷送子了。后来,女人回到了老家,男人继续留在外面打工,女人终于在公婆面前,在大伙儿面前扬眉吐气了,从来都说玲是自己亲生的,就连自己的爹妈都瞒了过去,若不是玲出了事情后男人说出这件事,恐怕要藏一辈子。

阿旺主要是太老实,上面有两个哥都在外面成家立业了,唯有他守着父母身边顾及家里的大大小小之事,长得很土气,平日里也不多说话,35岁的大男人身材魁梧,一副结实的块头。可在这个穷山沟里,有许许多多的帅小伙找媳妇还发愁,按条件即使村子里有姑娘也轮不着他,村外的女孩子根本就不会嫁入这里,又穷又闭塞,就像是生活在喜马拉雅山的顶峰。这些年阿旺在外地煤矿挖煤也挣了一些钱,加上两个哥贴补,娶玲的时候一共用掉了10万多,这在当地不富裕的村子里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,当地一般正常的谈婚论嫁,一般就是3万元左右,死后配阴婚还得1万多。通过媒婆介绍,他们家见着玲时看到这样一个女孩子,既然人家愿意嫁过来,钱的问题都不是大事情,所以从一开始定婚的8万,一直加到了10万。

玲的娘也说起了女儿的病情,不过没说不能有“性事”,她当时也侥幸以为女儿大了就好了,病情这些年也有好景象,所以只从做活儿上说起,还有定期吃药的问题。

在娘的哭声中还有玲老实疙瘩丈夫的沉默中,坚持了足足有半个小时,最后还是公爹开口了。说起了昨晚的情况,12点左右男人呼救说玲不行了,他也听孩子说起了玲的反应:做爱之后,那些天她都是很疲劳,有时呼吸还困难,结婚一个多月了,其实房事就只有10几次,今晚第一次做后,玲还感觉有劲头,就在做第二次时,玲就没气了,公爹公婆过来之后掐人中扎针已经不管用了,后来找邻居过来帮她穿好衣服就停晾起来。天亮就派人去了娘家报丧事,让大家都过来说说这事如何处理合适。

 

回到首页